良医处世,不矜名,不计利,此其立德也;挽回造化,立起沉疴,此其立功也;阐发蕴奥,聿著方书,此其立言也。一艺而三善咸备,医道之有关于世,岂不重且大耶?–清•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华序》

如今的医者,又有几何,为了功利,为了业绩,已失去耐心、爱心、医者心。作为医务工作者,你们的多一点点用心,多一点点耐心,将使患者少花钱、少受罪、少于生活无所奈。不管是三甲还是什么甲的医院,总能有这些不称职的医生。以下这篇是转自南都讯的,相信国内普遍是存在这种现象的,到过医院看过病的都一定会有这种“想扁人的冲动”!

李刚明出示的文件翻拍

南都讯 见习记者何国劲 田海燕 自高调贴出离职信,从医三十年的李刚明离职已有1个多月,如今自己经营的小诊所里来了越来越多原来在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禅城医院(下称“禅城医院”)就相熟的病人。在离职信中,他直指院方为了“减轻亏损”,设置每名患者15元的医保购药限制,一旦超额就被罚,门诊指标任务负担太重。根据李明刚提供的一份盖有该院公章的文件显示,其中确有15元的限额。“现在我很放松,在这里我才能真正用纯中医疗法去接待患者。”对于李刚明提及的种种问题,禅城医院院长郑利先否认了院方限制开药的情况,认为李刚明一天接待200人次病患的工作量也是夸大其词。得知在医院工作了14年的李刚明如今已经自立门户,郑利先说:“他只是我们医院19个中医其中的一员,他离开,我们尊重他的选择。”

自立

不少老病患过来 有些忙不过来

“我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了,我告诉你个地址,你到这里来……”这一月以来,不少到禅城医院扑了空的老病患电话不断,李刚明对着电话的那头逐一说明情况。

新诊所是李刚明父亲李至佳的,面积约10 0多平方米,有一个简单布置的房间、几张木椅、一张木桌上摆一个棉布包,给病患放置手腕把脉。现在越来越多的街坊也知道了李刚明的去向,慢慢前来看诊的人数越来越多,有些忙不过来的他计划再招2名药师。

提起辞职,李刚明说:“毕竟工作了14年,还是对医院有感情的。但最开始有的一点点后悔,现在也已经没有了。”

祖籍湖南的李刚明今年50岁,父亲李至佳行医55年,李刚明9岁就开始跟着他当学徒。从广州中医药大学毕业后,2002年,受当时南庄镇邀请,李刚明来到当时的南庄医院———即如今的禅城医院任中医科主任。

行医多年,李刚明在佛山本地小有名气,不乏外地慕名而来的病患,他感到非常满足,如无意外本以为自己将在这干到退休。

辞职

不为患者考虑 非常痛心疾首

今年5月30日,李刚明在医院办公室门口贴出“消息一则”,表示自己“不得不辞职离开南庄医院中医科”。信上,他说:“现在看病不是为了疗效去思考,而是整天考虑医保多少钱,还有违背中医规律的做法去工作,非常的痛心疾首!”

李刚明解释,今年2月,禅城医院以减轻亏损为由,对中医科制定每天每名医患15元的医保购药限制。“按照中药的正常费用,一副感冒药在8元左右,正常需要3副药作为前期治疗,之后再来医院复诊,再根据情况进行治疗。”李刚明说,“但在医院的规定下,这时候就只能开一副药。一副药不三不四,作为医生我根本看不到效果,作为病患也疲于奔波。影响我中医临床经验的积累,也影响我对治疗病患的发挥。”

李刚明透露,禅城医院对中药开药不设提成,前来看诊每位病患的1元挂号费加上3元诊金共计4元,就是中医科医生全部收入来源。李刚明透露自己每个月工作20日,每个月却只拿6000多元的工资。“开药一旦超过限额,发现一次就罚100元,我因此被罚了不少。”李刚明说。

李刚明透露,禅城医院中医科室只有2名中医医生,自己每天接待的病患最多时就超过200人次,“每天我都要对每一个病人重复解释,医院规定是这样,我想给你开药,我也没办法。还有这么多病人,一天下来,我拿笔的手都在抖。”

行医多年的父亲李至佳也曾质疑,一天怎么能接待200名病患?“去年7月19日,我忍不住问了他这个问题,他当时立刻把当天看诊统计数据打印出来给我看,上面明明白白写着216人。”

“除此之外,他们还给我们下目标,要‘创收’。”李刚明透露,禅城医院给他的任务,是每个月起码10个病人住院、照CT 20人次、B超15人次以及各类抽血化验等检查项目。“我是一个纯中医,你限制我开药、还要让我用西医的方法接待病人,对不起,我做不到。”李刚明说。

“这次的变革深深地刺痛了我。”传统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诊法,李刚明坚持此道,而非西医仪器检查。“每一个病患进来,看神色、闻气味、问感受再搭脉,需要一个中医全身心投入,以传统中医的辨证治疗法做出诊断,这样才算是完成一个完整的流程。”

院方

开药上限15块 情况不属实

南都记者向禅城医院进行求证时,禅城医院院长郑利先坚决否认了医院对医保病人每人购药上限为15元这一规定。郑利先表示,医院强调对病人要合理、科学、精准用药,不允许滥用药物。“李刚明医生提到的我院对医保病人每人购药上限为15元情况并不属实。”对于每天接待的病患就超过200人次的工作量,郑利先认为是夸大其词。

但根据李刚明提供的一份名为《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禅城医院关于印发居民门诊医保和补充合作医疗管理规定(施行)的通知》文件复印件中,明确对“门诊医保”处方费用的控制作出要求。“中心院每人每月人均药品报销处方严格控制在15元以内;社区每人每月人均药品报销处方严格控制在13元以内。”

而相应处罚规定中则明确注明,“每发现1起,扣罚当事人100元”。该通知上,更盖有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禅城医院公章。当记者再次向院方求证通知时,对方却并未回应。

另一方面,记者日前以患者身份到禅城医院中医科求医时,通过当值医生的口中,得到了和李刚明所说一致的说法。该名医生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我只知道医保病人开药上限就是15元,超过了反而要扣医生的钱。除非病人自己开自费卡,不用医保,那就能开药。”

追问

医保基金分配不足或致医院亏损?

是否正如李刚明所表示,禅城医院存在亏损情况?对此,郑利先则并未有正面回应,他表示,“我们这些公立医院不应该提亏损不亏损,只有病人需不需要,只要病人有需要,不管有钱没钱,我们都会照样治疗。如果是因为有需要才亏损,我们又有什么所谓呢?”

就医院的亏损状况,佛山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医疗保险科科长郭耀演向南都记者解释,建立医保制度需要筹资,由参保人按照特定的标准交纳医保费,最终筹集起来的资金,就成为这一个医保制度的基金。再按照基金结算办法,将基金分配给佛山各个医院,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基金的总量是一定的。“而医院亏损的意思就是,基金分配的钱不足够支付医患来看病的钱。”郭耀演说。

A

部门一旦用完基金 超出费用摊到院方

医保卡不是信用卡,不能透支,那医院为什么会出现基金分配的钱不足够支付医患来看病呢?“看病花了多少钱,基金再报销多少钱,实报实销,这是最简单的一种结算方式,叫‘按服务项目付费’结算方式。”郭耀演说。现行国内医疗保险主要结算方式有:按服务项目付费、按人头付费、按服务单元付费、DGRs按病种付费以及总额预算制。目前市一医院禅城医院采取的,正是按人头付费的结算方式。

以一个进驻有1000人社区的社区医院为例,这个社区医院就成为这1000人的定点医保医院。按每人交100元的门诊医保费算,共计10万元的基金,就成为这个社区医院的医保基金。这部分人看病频率、用药价格高低直接影响基金的消耗速度,一旦用完基金,病人看病的费用直接摊到医院头上。

B

分析面临亏损风险 促进院方改善经营

“这就是亏损的原因了。”郭耀演说,“其实医院是应该有办法进行控制的。同一种病,可以综合考虑采取性价比最高的治疗方案,比如用药、疗法的不同选择,从而达到不亏损或者是减少亏损的目的。”也就是说,即便是公办的医院也并非不存在亏损的状况。

加入医保定点,医院要面对亏损的风险;不加入医保定点,在当下医疗保险已经向全社会普及的情况下,等于是割舍了最庞大的群体市场。“但医保基金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量提供,这样的举措也是为了促进医院主动改善自身的经营状况。”郭耀演说。

C

业内医保支出超额 社保局会返还部分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事实上每个医院都会对社保基金进行管理和审核。“社保的款项每年都是社保局对医院的社保进行审核之后才会返还医院基金。”她坦言,每年医院的医保支出基本上都会有所超支。“不过社保局如果经过严格审核,发现确实是必须的社保支出,下一年也会进行微调。”

另一方面,医院内部也会对社保报销进行控制,根据每个科室和病种的不同设定大概的额度,如果超额了,科室主任就会注意,“但是对于病人的医保报销部分并不会限制。”

另一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医院都会从每个科室总额上进行控制。“因为一旦超过的话,社保局并不会百分之百返还,只会补1/3或1/2。”他坦言,所以每到社保结算月份医院都会收紧收治病人的条件。“如果是社保报销还有额度的话,如果病房满了,也会加床,但是如果用光了社保报销的名额,科室每收一个病人都是亏损的。”

(南方都市报)